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趣闻轶事

墙中人梦

时间:2015-11-20 9:34:03   作者:詹石窗   来源:石竹道文化   阅读:82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墙中人梦詹石窗一、题记公元1986年,笔者曾经前往石竹山参访,目睹祈梦实况。或许是被祈梦的情景所熏陶,自此以后,我就对梦事非常感兴趣。不论是自己做梦还是别人告诉我梦的故事,我都认真记录。这个“墙中人梦”便是被记录下来的其中之一。近日整理旧稿,觉得其中有些隐义不太明了,需要探讨。现...

墙中人梦

詹石窗

 

一、题记

 

公元1986年,笔者曾经前往石竹山参访,目睹祈梦实况。或许是被祈梦的情景所熏陶,自此以后,我就对梦事非常感兴趣。不论是自己做梦还是别人告诉我梦的故事,我都认真记录。这个“墙中人梦”便是被记录下来的其中之一。近日整理旧稿,觉得其中有些隐义不太明了,需要探讨。现公诸于众,希望读者君评说。

 

二、墙中人梦事本末

 

朋友,我要讲的故事发生在很久以前,主人公是我的一个朋友。为了叙说道方便,姑且称呼他为童蒙山。有一天,他做了这样的梦——

 

深秋的一个傍晚,童蒙山朦朦胧胧来到一个村口。迷迷糊糊,他感觉到自己好像是走在回家的路上。10余位孩子跟随在他的左右。他顺口念了一首古诗:

 

少小离家老大会,乡音未改鬓毛衰。

儿童相见不相识,笑问客从何处来。

 

童蒙山继续向前方走着,孩子们见他衣衫褴褛,以为是个疯子,便向他丢小石子逗乐。他低着头,若无其事。

蓦地,一位老者从前方赶来,喝住了那些调皮捣蛋的儿童。童蒙山认出,这位老者是他昔日一起玩耍的伙伴,叫“老瓜子”。

老瓜子十分惊奇地问:“童蒙山,这些年你到哪里去了?”

“说来话长。”

童蒙山把老瓜子拉到旁边一块石板凳坐下,谈起了数10年前的一段悲惨的经历:

 

那一年除夕,我游历回家,与妻子团聚。虽然是粗茶淡饭,但我们格外高兴。正当我们吃饭时,门被一只大脚踢开了。紧接着进来三个彪形大汉,都留着长长的胡子,长着深陷的眼睛。他们手上持着枪。一个脸型消瘦的家伙冲过来抓住我的手。另外两个用绳子把我像捆螃蟹一样绑了起来。

我妻子哭喊着。彪形大汉推开我妻,然后赶着我上了一辆马车,吆喝一声就离开我的家。我被带到一个兵营。第二天早上,兵营的头领把我和其他一些同胞集中在一个房间训话:

“各位听着,我们就要撤退了,现在要你们执行一项重要任务,那就是发挥你们的才智,向外界感应信息。现在,要把你们每个人都装进缸里,里面放有信息水和压缩饼干,饿了就啃一小口,不会死的。

“你们躺在缸里要好好用自己的大脑感应外界重要信息,特别是政治军事要秘。当你们有了感应之后就向我们发报。报号是KVY。只要你们用意念呼叫这个报号,马上就能与我们取得联系。到那时,我们再杀回来,乃是提供信息者奖给美女三人并10万大洋。希望各位不要辜负我们的一片好心。”

这位异国军队首领说完即示意部下动手。士兵们先把缸盖拧开,然后把我和20余位同胞赶进缸里,接着又把缸盖拧紧。顿时一片漆黑。一阵晃动,我感觉到缸被移动了位置。再往后,好像有往上堆物体的声响。我呼吸紧张,喉咙口似乎被什么东西堵住一样,极为难受。这样大约两个小时,渐渐恢复平静。模糊之中,我好像蛇一样冬眠了。不过,我仍然还有潜意识状态下的感觉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了。我的确感应到一些重要信息。在大脑深处有一个很强的意念告诉我:孩子,你绝不能向那个异国军队发布信息。只要信息一传出,缸就会被洞穿,异样的气体进入缸里,你就会死亡。孩子,听我的话,让你的意念停顿下来,像睡觉一样,要持续多久就多久。

一个白胡子老人的形象一闪又消失了。我记住这位老人的话,继续“冬眠”,我感觉到自己已经停止了思考,大脑混沌一片。

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,有一天我感觉脑海有声像波在晃动。渐渐地,我听到了物体碰撞的乒乓声,缸的外壳似乎被什么触动了。

一位少年男子的声音:“大家快来看啊,这里有一个圆缸。”

于是,出现了一片惊奇的声响。我当时因还在缸里,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来的,但从声调可以听出是一些孩子,大概是学生。

记得当初是被埋在郊外的一座西式建筑的墙中,怎么现在这里有学生腔呢?莫非这里已改成学校了?啊,不,不不,不可能。他们恐怕是一群野孩子吧?要不然,学生该是在上课,怎么来挖墙呢?

我正猜想的时候,又有一个男少年声音叫起来:“我知道,那是埋死人的缸。这种缸,我在山上玩的时候见多呢!我们家乡,要是小孩死了,都装在缸里,让我把它敲开看看。”

我一阵恐怖,但马上又告诫自己继续“冬眠”。我回忆起当初白胡子老人的话,不管外界动静。慢慢地,我又停止了思维。

可是,缸壁一阵震动,好像有人正在敲打。突然,出现一个老者的沙哑声音:“别敲,缸中有活人!”

敲击的声音停止了,紧接着是拧转缸盖的感觉。约10分钟,缸盖被拧开了。

我感受到一阵强光的刺激,好像天和地突然分开一样。我睁不开眼睛,浑身酥软无力。突然,心里命令自己站起来,却一直没有行动。

有一只手在我的脸上抚摸着。我勇敢地睁开双眼,发现四周站满了人,有大人也有小孩,他们穿的服装全变了样,我感到非常陌生。再看看自己,怎么变小了?只有三尺多长。我怀疑自己的眼力是不是发生问题。你看,周围的孩子都长得比我高,这才肯定自己是变小了。

正当我疑惑的时候,一位身材与我差不多的老人神情激动地对我说:“义士,义士,真乃义士呀!”

他的话使我莫名其妙。后来,我才知道他也是与我一样被埋进墙中的,只是他早被发现挖出。当时,我们被分埋于许多地方。

老者把我扶出缸外,浑身上下按摩着我的身体。我感觉血液在全省周转起来,逐渐有了体力。老者告诉我,他的名字叫刘开通,现在是这所中学——南华中学的炊事员。我跟着刘开通兄长到了厨房。他煮了一点素面给我吃。他说久未进食不能多吃,更不能吃荤。我按照刘开通兄长的意思,每日只吃半饱,并征得校方许可,在这所中学住了下来。因为我过去学过医,于是就在学校医务所当义务医生。

当我晚上休息时,常常又进入那种缸中的精神世界。我感觉,自己好像是个胎儿,被关闭在母腹之中。有好长一段时间,我可以一觉睡上10天半个月。

当我醒来时,免不了回忆往事。虽然有许多事情早已忘记,但妻子是不会忘记的,多么想见见她!可是,当我看看自身变得这么矮小,又感到惭愧,无颜相见。

过了几年,我心想:妻子与我青梅竹马,本来我就有病矮小,他是知道的,现在虽然变得更小,我妻应该是不会嫌弃我的。终于,我鼓足勇气就回来了。

 

——童蒙山把上述经历告诉老瓜子,并询问自己的妻子张氏的情况。老瓜子说:张氏几十年来辛苦劳作,粗茶淡饭,一直等待着你,真是贤妻啊!

他们两人正交谈之间,远处来了一位老太婆,看上去已经60多岁了。她头上裹着一条灰色头巾,秋风吹拂着她花白的头发,脸上布满皱纹,眼角的鱼尾纹特别深沉。蓝色上衣,黑色裤子。看得出是个饱经风霜的人。她朝着村口走来,渐渐近了。很快,她看见童蒙山和老瓜子。

老瓜子说:“你看,她就是张氏,你的妻子。”老瓜子朝童蒙山噜噜嘴。

童蒙山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:自己的妻子怎么会变得这么老呢?回想初婚的时候,她是那么漂亮,那么天真活泼;而今,出现在自己面前的妻子竟然是个老太婆。看看自己,虽个头比过去小,但仍然保持壮年人那种容貌。这真叫人感到意外。

倒是张氏很快就认出童蒙山来。她摇晃着身子,三步并作两步,靠近了他,用颤抖的声调叫着他的小名:“阿三!”老泪从她的眼角流淌出来。张氏拉着童蒙山的手,示意他回家。童蒙山向老瓜子深情地看了一眼,表示告辞。

张氏虽老,身材却高。童蒙山与她并排走,个头还不到她的肩膀,好像一位老母亲带着长不大的儿子,一高一低往回走。老瓜子目送着他俩的身影,消失在黑暗之中……

 

三、省思

 

数十年过去了,当我重新阅读这篇梦记的时候,脑中浮现出许多往事来。我已经忘记这到底是自己做的梦还是记录别人的梦,因为年深月久,字迹已经模糊,况且当时记录的时候也没有陈述梦的由来,所以其做梦者也就难于查考了。但不论情况如何,这是以往某个梦事的客观记录,这是可以肯定的。具有梦的经历的人都知道,梦的情节往往相当奇怪,甚至前后倒置,也不一定具有什么逻辑性。不过,有一点至今一直让我深思,我相信梦是有象征隐意的,这个梦到底象征着什么?重新阅读一过时,我曾经想到故事中似乎蕴涵着某种炼功的程序和方法;不过,这也只是猜测而已,其深层次中的意义就留待解梦专家去发掘吧。

 

 

 


标签:墙中人梦 
上一篇:石竹山仙鲤开辟台湾岛的传说
下一篇:没有了
相关评论
本类推荐

石竹QQ交流群:348911391    站长QQ:1293311

 闽公网安备 35018102000108号

闽ICP备13006933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