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神仙故事

清正无私 人神共钦黑都督

时间:2015-10-19 14:57:54   作者:   来源:   阅读:136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  传说,过去南方有一个黑都督,为官清正,爱民惜物。他经常坐一顶小轿,带几个随从,偃锣息鼓,悄悄到社会上去体察民情,遇有隐情冤案必查个水落石出,公正结案。因此,他很受百姓爱戴,名声很好。  这一天,他到了茅山附近。烈日炎炎,晴天白日,凭空里他听到一声霹雷。撩起轿帘看看天,真是万里...
  传说,过去南方有一个黑都督,为官清正,爱民惜物。他经常坐一顶小轿,带几个随从,偃锣息鼓,悄悄到社会上去体察民情,遇有隐情冤案必查个水落石出,公正结案。因此,他很受百姓爱戴,名声很好。
  这一天,他到了茅山附近。烈日炎炎,晴天白日,凭空里他听到一声霹雷。撩起轿帘看看天,真是万里无云万里天。他心中正暗暗称奇,又听到人声鼎沸,忙喊:“住轿!”

  派人去一打听,回报说:“前面有一七岁孩童遭雷击身亡。

  黑都督心想:古语说,雷击有罪之人。七岁孩童尚未长成,何罪之有?青天昭昭,当有天理,如此妄使极刑,有失天道!今天遇上我黑都督,就是老天爷,这理也要审审明白!

  天覆地载,苍穹万里,又找谁去理论?好个黑都督,真倔强得可以,连呼:“笔墨侍候!”揎袖提笔,书黄表一道,大意为:“……上天有好生之德,覆被生民。今七岁孩童,何罪之有,怎可使极刑于光天化日之下?……”然后临空焚表。

  表焚即应,空中坠下素笺一道,上有字迹写得分明:“前世罪孽今世报!”黑都督并不示弱,随口道:“前世的司过之神又干什么去了?”

  原来这正是王灵官凭空作法。据传茅山的灵官神受茅君的委托,在茅山地方阴察生民,提携有道,惩恶扬善,感应十分灵验。他听到黑都督的质询,心中不由得怒道:“此公真正倔强,难道你就没有一点儿疏忽不成?本灵官倒要看看你为官清正到什么地步,办事缜密到什么程度!”因此提着钢鞭,紧随黑都督一路而去。

  话说此时正是六月炎夏,骄阳似火。这一天,黑都督一行一路赶来,走得大汗淋漓,口干舌燥。眼见得路旁有一块西瓜地,那滚圆硕大的西瓜,仿佛已张开那鲜红的嘴在笑,那绿莹莹的西瓜叶仿佛是一双双招晃着的手。轿夫跟班一个声地喊道:“天随人愿,我等正干渴得厉害,这里就有这一块长着好瓜的地来?”黑都督也喉咙冒烟,于是就停住轿在地头的树荫下休息,并让书童去瓜棚买瓜为大伙儿解渴。

  书童去不一会儿就空手回来说:“相公,瓜棚无人。”

  黑都督看看四野村落,也无人走来。就对书童说:“你去拣大的摘两只来。”

  不一会儿,书童就连蹦带跳地将瓜摘来了,于是大家分而食之。众人早就渴得喉咙冒烟,两只西瓜虽大,不一会儿就被风卷残云般地吃光了。众人舒畅地站起身准备赶路,黑都督也掏出洁白的手绢擦着手。

  这时凌空一路跟来的灵官神,手执钢鞭,横眉怒目。要知道王灵官是一位刚强正直的正神。他的眼睛里可揉不进半粒砂子;这时他看到黑都督一行的所为,暗暗说道:“好你个黑都督,原来是徒有虚名,表面忠直。对外要求严苛,对己竟放任自私,毫无约束。好!好!好!今天只要你抬腿走路,我就一鞭击毙你这个外忠内奸的伪君子!”

  谁知就在王灵官暗暗发狠的时候,黑都督却从衣袋里掏出了两块银元,用白手绢包了,对书童说:“过去将此扎在摘瓜的藤上。”

  书童说:“两只瓜何用两块银元?”

  黑都督说:“今天我等不告而取,已属非礼,多给些钱,以期恕罪。”稍停,他看书童还站着不动,似乎还要说什么,又加重语气道:“不必多言,快去办来!”待书童办完此事,黑都督一行才起轿赶路。

  虚空中之灵官神也不由得点头称赞。

  黑都督一行因急急赶路,到茅山脚下南镇街时已是未时将尽,竟错过了吃午饭的时辰。这南镇街市面不大,但因紧靠着茅山这个道教圣地,来往商旅,朝山进香的香客游人熙熙攘攘,却也热闹非凡。书童跟随黑都督多年,知道他有个怪癖,到什么地方不吃饭可以,却喜欢与乡里老丈东拉西扯,因而看那边茶棚里有两位须发皆白的老者一边品茶,一边在天上地下海阔天空地谈天说地,也就往那茶棚停息住轿。黑都督下轿,见到这两位老者,便高高兴兴地走过去,一拉一搭不一会儿就谈上了路。但跟班随从人人均呼腹饥难忍,黑都督这才想起午饭尚未用过。

  山里老丈得知众人尚未用餐,连忙端出中午用剩的冷饭,说:“客官,山村野夫没有鱼肉大菜,如不嫌弃,就请你们随便吃些充饥吧。”

  黑都督连说:“极好!极好!”且对原来话题兴味未尽地说:“据传,这茅真君当年在茅山地方确实结下了许多的功德,方留下这百世美名和香烟祭祀。我等既到此地,也应前去礼拜!”

  老丈也道:“客官礼应如此。”

  于是,黑都督一行人一边用饭,一边听两老你一句他一段地讲古。两位老丈年纪大了,也喜欢讲话,谈得很有兴致。什么茅山的三宫五观,历代著名名道人物,想到什么讲什么,内容倒也丰富。大体是:茅山祖师感应很大,所以这里终年香火旺盛。来往商旅,朝山进香的善男信女,大都来自南京、上海、苏州、扬州、镇江、常州。水路来的大都由茅山东麓、西阳薛埠上岸来茅山,由陆路来的大都是在茅山西麓、南镇街息脚打尖。

  传说以前这里并没有这个集镇。宋代茅山一个道士朱自英,道法高超,甚得皇家的尊崇。他见来茅山进香的善男信女,赶到茅山脚下辛苦非凡,而这里既无村镇,又无店房,常常

  只得席地而坐,就着生水吃些干粮,以恢复元气再行爬山。若是晴天倒也罢了,假若遇上阴雨天气,这些虔诚的信徒,就更是辛苦百倍;且爬上山来,满身泥水,着实狼狈可怜那就难以言述了。因而朱道长在朝廷要为他建宫立观时,这位茅山第二十三代真师,就婉言谢绝了皇家对他个人的褒奖赐予,而奏请获准建立了这个为南北东西来客停顿息肩的场所——南镇街。本来这小镇真正的名字应为“常宁镇”,为与茅山北麓玉晨观的北镇街相呼应,故人们俗呼为“南镇街”。现在镇南仍存有一块设镇时所立的碑刻。

  众人饿极了,一个个狼吞虎咽,黑都督却吃得权斯文。这做饭的米碾得极粗糙,米饭中有许多稻粒,黑都督便将这些稻粒用筷子一粒粒地拣放到桌角上。见此情景,虚空中的王灵官不由得眉头暗皱:为官者不仅要作风清正,还要尊重别人的劳动,体恤农人种植稻谷的艰辛。这黑都督肯定没有种过田,不知道粮食的珍贵和得来的艰难,这些稻粒定要被他抛弃而糟踏了!

  王灵官这样想着,黑都督的一餐午饭也结束了,但他并没有将桌角上的稻粒罗下地去,而是用手帕将其全部包了起来。王灵官正要看他怎么处置,便手搭凉篷,用神目仔细观看,却分明见到他意想不到的情景:当轿帘放下,小轿抬起时,黑都督将手帕中几十粒稻谷全用手掰着吃下了肚。

  珍惜粮食,爱护粒米的习惯,不是在黑都督走入宦海后才养成的。他幼学时的严师——那蓄着两撇鼠须胡子的瘦小老先生,开始教读时首先教会他的一首诗就是:

锄禾日当午,

汗滴禾下土,

谁知盘中餐,

粒粒皆辛苦。

  黑都督在掰吃稻粒时,也真的想起那酸溜溜的老先生,诵吟此诗时,一步三晃的情景……

  小轿晃悠悠地到了山脚下,黑都督弃轿登山。这山道上摩肩接踵,来来往往的人还真多。山路的两旁,停息着做各类生意的小摊小贩,什么汤元、馄饨、麻团、油条、瓜子、花生……应有尽有。

  这边在叫卖:“发钻、耳坠、金戒指!”那边在吆喝:“胸花、腰带、黄香袋!”

  一个小伙子手擎一根大竹杆,那上面挂着一串串竹黄编织得小巧玲珑似篮似萝的玩艺。那小伙还一个劲地嚷:“黄丹箩、黄丹箩,四季平安保平和!”买这东西的人还真不少。

  挎篮卖香的小姑娘,在人缝中钻来钻去,对上山的人说:“三住高香礼三茅,今年保你运气好!”对下山的则递上几炷香说:“回香(乡)得福!”听了她们的吉庆话,无论上山的人还是下山的人,都非常高兴地买下她们递来的香纸蜡烛。谁不愿花钱买到一年的好运和幸福呢?

  那边有个相面摊,竹杆上悬一幅花边白播,写着醒目的联语:

舌卷春雷惊鬼魅,眼悬秋水识王侯。

八卦穷通天地理,五行搜尽鬼神机。

  还有那“推香客”的机灵孩童,抬“杠杠椅”的附近村民

标签:清正 无私 都督 
相关评论

石竹QQ交流群:348911391    站长QQ:1293311

 闽公网安备 35018102000108号

闽ICP备13006933号